潘安兰陵王领衔中国古代美男最后一个确实死得冤枉!

位置:首页 > 企业容貌

潘安兰陵王领衔中国古代美男最后一个确实死得冤枉!

  中国古代四大美男,向来有多种版本和说法,但较为集中的意见是潘安、兰陵王、宋玉、卫玠。这四个美男子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就是才貌双全,文学、修养极高。

  天下第一美男,安即西晋文学家潘岳,有“河一阳县花”之称,是为数不多的用花来比喻其样貌的美男子之一。是中国古代十大美男子之首。这里的潘岳,就是人所周知的潘安,他表字安仁,全名应是“潘安仁”。潘安成为花样美男的代称,形成了一种文化符号。令人艳羡的是,这名美男子不仅有貌,而且有才。在历史上,他是与陆机齐名的文豪。在感情上,他更是一生只爱老婆杨氏,而这也正是他成为众多女子梦中情人的重要原因。

  人们常用“貌似潘安”来夸赞一个男人的美貌,潘安俨然成了千古美男的代言人。那么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他又美到什么程度呢?花美男潘安,君生颀长而白晳,如花一般俊美精致的五官使中国人对于男子的审美影响之大,已经变成一种千年形成的标准。

  史书上直接说潘安长得漂亮的就三个字———“美姿仪”。他自然是外貌又好,气质又好。虽说书上并没有详细记载潘安到底五官如何、身高几尺,他的美貌却是件毋庸置疑的事情,因为在那时候他就已经有了一批死忠的“粉丝”了。据载,17岁时他驾车出游洛阳城,令全城女性群起围观并投掷水果以表爱慕之情。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•容止》:“潘岳妙有姿容,好神情。少时挟弹出洛阳道,妇人遇者,莫不连手共萦之。”刘孝标注引《语林》:“安仁至美,每行,老妪以果掷之满车。”因而留下了“掷果盈车”“ 掷果潘郎”的成语和惊艳了近千年的浪漫传说。

  史书记载其有胆勇,善战斗,勇冠三军,百战百胜,屡建战功。细数中国历史上的将星名将可谓数不胜数,兰陵王高长恭的传奇之处不是他的文治武功,而是与他的勇猛相对的柔美容貌以及与美貌相对的狰狞面具。

  《兰陵忠武王碑》中说高长恭“风调开爽,器彩韶澈”;《旧唐书·音乐志》中说他“才武而面美”;《隋唐嘉话》中说他是“白类美妇人”。可见,兰陵王的美超凡脱俗,有着一般男子所不具备的俊美容貌,如果放到今天,高长恭一定成为快男这一类选秀节目的红人。

  但是,高长恭的美却给他带来了极大苦恼。在那个地方割据、连年战乱的岁月里,因为相貌俊美柔善,每每在战场上对阵时,高长恭经常会受到敌手的轻蔑。为此,他命人制作了一些面目狰狞的面具,史称“大面”,每逢出战时,都戴在脸上,以此来威慑敌手。在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的沙场上随时可见一张凶神恶煞的“大面”,穿梭在敌人的阵地中,高长恭超群的武艺,过人的胆识和可怖的面具让战场上敌我双方的任何一个人都畏惧。

  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当高长恭到达人生辉煌的顶点时,往往也就到了悲剧的开始。北朝自建国以来,短短二十八年间,就换了六代皇帝,叔侄之间彼此折磨,兄弟之间相互惨杀,一个比一个短命,一个比一个疯狂。高长恭就不幸地出生在一个疯狂得近乎变态的帝王家族。尽管他军功显赫,一生小心翼翼,想尽一切办法避祸自保,但依然无法改变悲剧式宿命。

  宋玉(约前298年-约前222年),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美男子,风流倜傥,潇洒干练,反应敏捷,谈吐不凡,所以楚王经常要他陪伴伺候,或游于兰台之宫,或游于云梦之泽。战国后期楚国辞赋作家,鄢城人(今湖北省襄阳市宜城市),其艺术成就很高,为屈原之后最杰出的楚辞作家,后世常将两人合称为“屈宋”,与唐勒、景差齐名。

  相传他所作辞赋甚多,《汉书·卷三十·艺文志第十》录有赋16篇,现多亡佚,流传作品有《九辨》、《风赋》、《高唐赋》、《登徒子好色赋》等,但后3篇有人怀疑不是他所作,所谓“下里巴人”、“阳春白雪”、“曲高和寡”的典故皆他而来。《钟祥县志》记载他为:“宋玉,邑人也,隽才辩给,善属文而识音。”

  生得“花一般娇,粉一般嫩”,他常坐在白羊车上在洛阳的街上游玩。远远望去,就恰似白玉雕的塑像,时人称之“璧人”。

  一年他到下都城游玩,不料被无数艳丽女子争相围观,使他一连几天无法好好休息。

  卫玠从豫章郡到京都时,人们早已听到他的名声,出来看他的人围得像一堵墙。卫玠本来就有虚弱的病,身体受不了这种劳累,终于形成重病而死。当时的人说是看死了卫玠。此即成语“看杀卫玠”的典故。

  卫玠避乱渡江之初,去拜见大将军王敦。由于夜坐清谈,大将军便邀来谢幼舆。卫玠见到谢幼舆,非常喜欢他,再也不理会王敦,两人便一直清谈到第二天早晨,王敦整夜也插不上嘴。卫玠向来体质虚弱,常常被他母亲管束住,不让他多谈论;这一夜突然感到疲乏,从此病情加重,终于去世。


上一篇:外贸CRM软件提升买家资源转化率 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新闻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

copyright © 2016-2019 www.g22.com